问题库

现在的银行活期存款利息是多少啊

少数红豆派
2021/6/11 15:48:46
现在的银行活期存款利息是多少啊.在那个网站上可以查到啊?

我来回答

匿名 提交回答
其他回答(1个)

1个回答

  • 鉨渃銨好

    2021/6/14 9:14:44

    单利法单利法是换算资金时间价值的一种方法。使用这种方法,本金计算利息,利息不再滚利。

    特点

    复利法的特征:本金随期限延长是逐渐增加的,体现资金的时间价值。它适于计算长期借贷利息。

    计算公式

    单利法的计算公式如下:

    J=P·i·n

    F=p·(1+i·n)

    式中:

    J为总利息;

    F为本利和;

    P为本金人为利率,最常用的是年利率;

    n为计息期数,与年利率相应的为年数。

    由公式可知,单利法的利息与时间是线性函数关系。

    我国用单利法计算利息的原因

    进入11月,全世界的投资者和企业家都在议论美国的财政悬崖,包括周小川在十八大上仍然将美国的财政悬崖做为未来全球经济最大的不确定性事件之一。何谓财政悬崖?根据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对于美国财政状况的预估,若美国两党包括两院对增税和削减财政开支问题继续“不作为”,拿不出办法,则必须按照两党此前达成的协议,在明年1月将自动启动预计总额为6000亿美元左右的财政减支和增税计划。增税的主要目标是大企业和富人,减支的目标则主要是医疗保险补贴和养老金,同时还有国防支出。由于增税必将打击企业活力,减少扩大再生产和创新的积极性,因此经济学家普遍认为财政悬崖将抑制美国经济的复苏;而减少福利和军费开支有可能引发美国社会的不稳定,激化社会矛盾,因此民主党议员以及共和党议员谁也不愿意再次问题上承担责任。

    为什么看好美元,起码是短线不看好非美货币?

    我一直认为,所谓的美国财政悬崖其实很可能是“伪命题”,是美国媒体喜欢的炒作。首先,我们必须相信美国政府还不是流氓政府,还不会走到靠美元大幅度贬值赖债这一步。相反,我却认为,美国两党关于2013年初到“财政悬崖”的协议是保护美国利益同时也保护债权人利益的非常性措施,拖下去,对美国不利,对债权人更不利。美国人能够想出这个极端措施,说明美国人还是守信用的。因为在保护美国政府维持运转的同时,其实也保护美元信用,而能够自动地增税和减少开支,对维护美元稳定更有利。没有这个约定,两党继续没完没了地吵下去,那才是不确定性,才是大麻烦,对债权人的危害才最大。更何况,到目前为止,我们还不能说美国政府美国两党无作为。

    标准普尔评级(Standard & Poor"s)周四(11月8日)指出,随着美国大选结束,美国跌落财政悬崖的风险几率虽然在提升。但目前的几率大约只有15%。该机构在报告中还写道,“在我们看来,最有可能出现的情况是,决策者在最后关头及时达成了协议,从而规避财政悬崖中的大部分负面冲击。”这个判断是有道理的。

    即使美国两党最终无法达成协议,天也不会塌下来,相反的是,经过短期的剧烈震荡,美元很可能还会上涨。想当初,在美联储推出QE时,很多人说,美元将暴跌,因为美联储和美国政府推出QE3的目的就是希望通过无序地释放流动性,以做空美元,即可刺激美国的制造业,增强竞争力,同时能够变相地赖债。而我当时的看法也是相反的。通过美元贬值很难达到赖债目的,因为在美元汇率大幅度下滑的时候,美国债券的收益率会上升,美国政府的融资成本也会上升。这是双刃剑,背着抱着一边沉。美国政府的确是利己的,但靠美元贬值赖债,不利己。更何况,历届美国政府都是靠借债生存的,少有的两任财政盈余的总体都没有得到连任。

    由此可以设想,美国政府真的面临财政悬崖,当然要被动地增加税收,减少开支,这固然管用,但最急切的却是筹款,发债,扩大财政赤字。如同现在的希腊西班牙,既要通过“撙节”协议,同时要申请救援,维持债市运转,然后才有政府开支,国家才能生存。既然主要矛盾还在债市,我们就要观察债市。如果债市正常,用得着通过美元贬值的方法赖债吗?而美国的债市目前还是健康的。

    今天的世界,面临财政悬崖的不仅是欧洲的几个国家,不仅是美国,还包括日本,法国、英国等大国。而它们维持债市稳定的办法之一,就是维护汇市稳定。我们看一下日本政府,它天天都在喊增税和缩减开支,天天在喊日元汇率太高,脱离经济基本面。但在日元汇率问题上,日本政府是只听楼梯响,不见人下来,从心里还是希望日元汇率高估。为什么?日元强大,日本政府的债券才有人买,对日本政府和高负债国家来说,维持住债市稳定比操纵汇率下跌更重要。殊途同归,美国政府也非常明白,如果美元能够继续走强,美国的国债还很好卖,美国就不怕财政悬崖。严格地说,检验财政悬崖的最好尺子还是债市,按照这个尺度,最先面临财政悬崖的是希腊,然后是西班牙,甚至还要包含日本、英国,美国应该稍后。当然,对财政悬崖问题的态度也能检验出美国政府的效率,检验出美国社会的团结或曰和谐度,同时还能检验出奥巴马这个人是否能干,是否具有驾驭全局的能力。从这个意义上讲,财政悬崖给奥巴马的时间不多了。

    奥巴马第一件要做的事情是需要有人替他出面与国会打交道,与共和党议员打交道,与“富人”打交道。现在的财长盖特纳已经不想干了,新的财长是谁还不知道。怎么办?奥巴马这个人是幸运的,他在任4年,美国经济没有多大起色,但美国老百姓还是选他,因为他赶上了欧债危机,一起责任都可以推给别人。目前,维持美元强势仍然可以靠欧债危机,在欧元区经济不稳定的背景下,美元反而成为避险货币,而欧元下跌,美元相对走强,美元的信誉似乎就比欧元强。

    结论是:欧元和非美货币目前都不可能走强,其中欧元很可能还要大幅度下跌,这相对来说维持了美元强势,使美国政府不必通过靠美元贬值这种最丑的方法来赖债;而美国经济的基本面正在悄悄地好转,虽然飓风桑迪给美国带来几百亿损失,但重建工作则会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相比之下,欧元区经济正在经受煎熬,不仅希腊财政悬崖就在11月到来,西班牙债券发行也重返6%大关,即使是德国法国,衰退也难以避免。这种情况下,我们最担心的反而不是美国的财政悬崖了。

    美联储在2012年9月决定推出QE3,按照常规的经济学理论判断,美元应该下跌,国际原油和大宗商品市场价格很可能出现暴涨,通货膨胀阴云将再度弥漫于新兴市场经济国家,热钱也会卷土重来。但在美联储推出QE3后,虽然包括欧洲央行日本央行都跟随实行“超宽松”政策,但全球市场最终的表现却让很多人大跌眼镜:美元没有下跌,更没有暴跌,全球能源市场大宗商品市场也没暴涨,反而出现相反方向运行迹象。唯一让市场猜对了的是:热钱的确回来了,问题是没有回到新兴市场经济国家,没有回到中国大陆,却在“门前”止步囤积——在香港兴风作浪。十月以来,源源不断的热钱开始涌入中国香港,推高港元兑美元汇率至7.75的极限水平,迫使香港金管局在10月20日急忙买入美元,以压低港元汇价。同时,香港楼市和股市则出现跷跷板现象,先是楼市暴涨,随后香港政府出台严厉的限购政策,规定非港籍人士在香港买房,最高将被征收35%的印花税,使得香港楼市成交量“暴跌”(香港十大屋苑5天内成交大跌62.9%,价格也出现下滑)。而在房价进入“冰冻期”之后,股市却暴涨,出现了十连升,在全球股市回调的背景下显得一枝独秀。热钱汹涌泛滥,有些人慌了,建议香港政府应该打一场金融保卫战,驱除热钱。而我在想,在干预了货币市场和楼市之后,难道还要干预股市吗?香港还是自由市场经济吗。笔者以为,不仅政府干预要谨慎,要适度,更重要的是必须搞清楚:热钱为何而来,是炒作,是过路,还是真的看好香港市场的发展前景?香港的优势何在?千万别在泼脏水时将“孩子”也扔出去——把香港的一点点优势丧失殆尽。

    我以为,在全球经济不确定性增强,尤其是美国大选的不确定性越来越强之时,全球热钱“流窜”的可能性很大,也就是说,“过路”的可能性很大;同时,在全球主要经济体中,唯有中国大陆还没有跟进实行“超宽松”货币政策,没有进一步降息包括降低存款准备金率。国际热钱是在赌,赌什么?十八大后中国政府很可能改变货币政策,开始出台多项刺激经济的新政,鼓励新上任的地方政府官员一门心思搞经济,这样的话,楼市股市都可能上涨。而历史规律多次证明,流窜于香港的热钱,往往是醉翁之意不在酒,看重的是人民币升值大周期和内地人民币资产市场(包括楼市股市)的升值潜力,一旦内地条件变化,这些热钱将轻车熟路,取捷径立即进入大陆市场。而客观地说,中国经济内生的增长动力是全球各大经济体所无法比拟的,它不仅具有中长期持续增长的较大空间,而且具有赶超实力,所谓“重大战略机遇期”已经暗喻了这一点,这是被国际热钱反复看重的本质——中国经济并非郎咸平之流所言已经接近崩溃边缘。再看大陆股市,虽然毛病很多,但在2000点附近徘徊筑底已经很久,能够守住,说明该区域附近的确风险很低,具有中长线投资价值,未来只要有“风吹草动”就可能暴涨。再看人民币汇率,在经历了2012年上半年长时间的低位徘徊后,也积聚了上涨动力——前些时异动,只是预演,如果经济基本面能够改善,人民币汇率一定将重拾升路——从近期数据看,中国经济结束调整的迹象已经越来越明显了。反观大陆的货币政策,进一步放松的空间也不小,甚至可以说是全球主要经济体中最具有宽松空间的,尤其是中国大陆的存款准备金率,仍然高达20%,是全球最高的,在人民币升值压力减轻之后,尤其是美国大选和十八大之后,中国的存款准备金率调降的空间将凸显。经济增长大周期没有终结,货币宽松又可预期,有这个预期存在,热钱岂能寂寞。

    必须强调,热钱涌入香港并非在完全赌博。最近一段时间,中国证监会连续展开境外巡回路演,公开鼓动券商和QF入市,这实际是在为热钱指路。现在中国的经济形势包括股市犹如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就差中国大陆政府包括中国央行打响“发令枪”了。

    关于香港是否应该在此时发动所谓的金融反击战,真是大可不必,很可能适得其反。我从来是反对“货币战争”(理论)的,全球货币体系中的各大货币,存在博弈和竞争,但不能轻易地用战争一词描绘,那会把事情搞乱,错失“重大战略机遇期”。客观分析,香港也不具备反击国际热钱的天然条件,所以应该顺势而为:由于港元与美元基本捆绑,不具有通过自由浮动抵御货币风险能力,所谓香港金管局在买入美元,只是演戏而已,没有人民币背景,港币将不堪一击;阻击楼市炒作,肯定是对的,但香港楼市的买家主要是大陆富人,这些富人,除少数“别有用心者”之外,更多的是有钱没地方去。相信如果大陆经济恢复增长,投资机会凸显,它们将第一个返回大陆,由此看,香港当局需要做的事情不是驱赶大陆热钱,而是开发大陆市场,为热钱寻找大陆投资机会;至于股市,更没有打压必要,必须明白,香港经济其实已经空心化,实体经济和贸易中转站地位都在悄悄地衰落——实体经济没有创新,贸易大港优势不在,唯有股市(包括资本市场)是强项——那是因为大陆股市低迷。如果把这个强项也打压了,香港的热钱真的全跑了,香港经济靠啥支撑。更何况,本轮香港股市上涨,绝大多数都是与内地股市相关的H股,它充分说明,香港热钱涌入真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意在人民币资产也。香港政府要做的,是让香港股市成为大陆股市的一部分,尤其是发扬它的价值发现功能——不能顾此失彼,仍了西瓜,还捡不到芝麻。

    结论是:这次热钱涌入香港,意图很明显,在欧债危机没完没了、美国“财政悬崖”在即,以及中国经济即将触底反弹的大背景下,它在寻找最佳避险港湾,同时想借香港做跳板,时刻准备抄底以人民币计价的优质资产。至于美元汇率,我在很多场合已经预言,QE3并不是美元暴跌理由,相对其它非美货币,美元已具避险价值,美元短线还可能上涨(尤其是兑欧元、日元),这也是避险资金选择港币(港币跟随美元兑其他货币升值趋势也明显)的理由之一。但从长远考虑,港币与美元实行联系汇率制,具有大风险。为什么?因为人民币汇率迟早要实现自由浮动,到那个时候,港币怎么办?难道还死榜美元吗?!港币要早一点考虑“后路”,与其死榜自由浮动的美元,不如靠拢还没有自由浮动的人民币。香港失去大陆,注定无所作为,港币不靠人民币,注定将失去前途。现在香港当局要思考的不是如何开打金融保卫战,而是实行彻底地金融改革、货币改革。第一步是顺应国际潮流,靠拢人民币,第二步是与人民币一起走向自由浮动。

相关问题